未语丫

我最帅不接受任何反驳谢谢

『艾利』别走,小鬼


人物ooc,渣文笔,be

『  总有人,让你学会珍惜  』
我,是利威尔。
调查兵团的士兵长,他们口中的“人类最强”。
这个莫名其妙的称呼,我从来没认为有什么作用。因为,我还是没有办法保护好他们……
见惯了死亡与生死,我早已厌倦了这个世界,我手中紧握着的,除去两把利刃,就只剩下沾满血迹的,冰冷的同伴的手。
我讨厌和被人的身体接触。那群猪猡太脏,而同伴……他们的双手太过温暖,我怕等有一天,我习惯了那种温度后,再不敢抓起他们死亡后冰冷的手掌。
我被调查兵团的一些新人说作冷血无情,我并非不知道。我想,我可能真的这样吧。
那一天,调查兵团来了个巨人小鬼。
他的眼神带着对这个世界的仇视,对驱逐巨人的热血,对墙外的世界的向往。
啊啊,真是个不怕死的小鬼。这样的小鬼我见得多了,等他见过墙外的冷酷,想想他的眼睛会黯淡下来吧!
在壁外调查时,为了抓捕女巨人,一个个士兵在我们身后死去。小鬼似乎于心不忍,可是,如果他变作巨人,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。
我告诉他,相信我们。
小鬼选择了信任我们。
他们死了。利威尔班除却我和他。而我,也为了救他的家人而受了伤。
回到了墙内。小鬼醒来后很是消沉。
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一个沮丧的小鬼。我也没那个义务。
小鬼突然抓着我的领子,质问我为什么一点也不难过。他们明明就是伙伴。
啊啊,为什么呢?因为已经习惯了吧。
【我不明白。一直这样。是相信伙伴的实力,还是自己的判断,结果会怎样,谁都不知道。所以……嘛!完全……只有选择不让自己后悔的道路。只会一味的叹息的家伙,也不过是一群无用的猪猡罢了!】
我听见我这样说。
我看见小鬼颤抖着,松开了我的领子。我看见他低着头向我道歉。说他知道不该责问我。他说他知道我只是见惯了死亡罢了。
我感觉有什么滚烫的液体低落到了我的手上,那温度让我心悸。
小鬼扑在我怀里,说让我原谅他的无理,只要,抱一会就好。
我迟疑了一下,伸手拍了拍小鬼的后背。
他身上的温度很高,很温暖,我竟然产生了不想放手的想法。
这个想法吓了我一跳,我无措的推开他。
【麻烦的小鬼,快去拉屎睡觉】
我用恶劣的话来掩饰我的无措。
小鬼灼灼的目光让我狼狈的躲回房间。
时间过得很快。利威尔班来了新人,大多是和他一届的优秀新生。利威尔班似乎又热闹了起来。
我的伤一直没能好起来,甚至越发恶劣,埃尔文让我退居了二线。
我就如此看着这个小鬼在一次次战斗中成长,他对我的视线也愈发的炽热。
我甚至不敢正视它,因为我眼中的苍白简直无法配得上他眼中的一汪春水,其中充裕的情感让我悸动。
最后一战,那个小鬼在傍晚终是站在了我的房门前。
他站在我面前,这个昔日鲁莽冲动的小鬼不知何时已经高出自己一头,面容也有了棱角,此时却扭扭捏捏的张红着脸。
【兵长……如果我能活着回来……可以……和我交往么?】
小鬼这样说着。我感觉我可能患了心律不齐,之前问过韩吉,那个死四眼却神经兮兮的笑而不语。此刻那不争气的心跳又加速着,让我紧张。
【啊,可以啊。只要你活着】
嘴巴似乎先了大脑一步说出了这话。下一秒,我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这天晚上,我破天荒的让人进了我的房间,三十多年里第一次和人睡在同一张床上。
他没有任何动作,老老实实的用温暖结实的手臂揽着我,我第一次一夜无梦的安稳入睡。
睡梦中,我感觉有湿润软软的东西附上我的唇,还有几声强忍着的傻笑。
第二天,我看着小鬼骑上马,在远处笑着朝自己挥手。
啊啊,我又开始心律不齐了。
我等着他的归来。他说过他会活着回来的。
他答应过我许多事,从未食言过。
可是啊……艾伦。
这次你为什么没有做到。
艾伦艾伦艾伦……
我这样说着。
面前,斜阳正好。
面前,花开正艳。
面前,白碑黑字。
面前,他笑容依旧,却再无法笑着叫我兵长。
该死的……你走了,谁再给我泡茶啊
你走了,谁来抱着我啊
你走了,还有谁那么温暖啊
我已经……对你的温度……习惯了啊……
【别走……小鬼】

评论(7)

热度(26)

  1. 狂歌需纵酒未语丫 转载了此文字